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苏水袖人来疯

 
 
 

日志

 
 

发一篇俺的旧作  

2008-06-30 03:0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莎丽决定背水一战

朱翠英是我的表姐,但她只许别人叫她朱莎丽。

朱翠英的爸爸早年是水泥厂的厂长,混得很开,朱翠英自然就是个公主,况且她丹凤眼樱桃口,少女时代就数次收拾了东西准备奔北京考电影学院。后来老头子被架了空,家境一落千丈,朱翠英高中毕业只好去屠宰场当了工人,整天和叱牙裂嘴的猪肉打交道,朱翠英成天的抱怨,后来连她妈取的“朱翠英”三个字都看不顺眼,硬是改成了比较洋气的“朱莎丽”。

后来朱翠英,不,朱莎丽认识了针织厂的技术员毛刚。毛刚不是本市人,但是个大学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学历的技术员身份,简直就是情场血滴子,出招必杀,不留活口。朱莎丽硬是从数十名同成色的姑娘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赢得英雄归。后来我问朱莎丽,如果毛刚不是大学生,你还会不会嫁他?朱莎丽眼睛一瞪:我才不在乎他是不是大学生,他没妈,家不在本地,结婚后不会有负担。

我那位仪表堂堂的表姐夫毛刚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他引以为傲的大学生身份,原来并不是甩翻朱莎丽的关键,而应归功于他早早死了的妈。

可是婚后朱莎丽发现了自己的失策。毛刚结婚前一副我自横刀向天笑的潇洒模样,谁知一成家,忽然就钻出了一大帮亲戚,个个以一副翻身农奴得解放的姿势,用夸父追日的速度和热情,前赴后继地投奔到了他们的小家庭。开始朱莎丽还替那些连夜赶十几二十里山路,然后在颠簸的长途汽车上一路吐过来的亲戚们铺床叠被,备茶备饭,将那些大姑三姨老舅阿大阿二阿三侍候得满好,可是没多久,朱莎丽就顶不住了,亲戚们来势实在太迅猛了,常常这一拨刚走,那一拨已经在来了的路上。更要命的是,两人加起来刚够温饱的工资,渐渐地捉襟见肘,常常是工资领了没几天,便流落到了那些打秋风的亲戚手里。朱莎丽钟爱的衣裳和饰物,严重减慢了更新的速度。

朱莎丽的一腔怨愤,最初只发泄在屠宰场的猪肉身上,噔噔噔,手起刀落,无辜的猪们被分成几段,猪头飞溅而起,还兀自一副笑咪咪的模样。

后来朱莎丽终于爆发,其实按她的脾气,过了这么久苦日子才开始与毛刚叫板,已算是给够了他面子。

但毛刚却对朱莎丽的激愤没有足够的认识,这个从小在牛背上长大的男人对故乡有着近乎变态的报恩情结,他根本不察言观色,就用渊博的学识和义正言辞的说教狠狠地鄙视了朱莎丽,最后竟然提到了境界,这个高雅的词汇一经邂逅朱莎丽立刻粉身碎骨。

朱莎丽用屠宰场女工的豪气干云与毛刚大吵了一架,然后做出了惊世骇俗的决定:离婚!

朱莎丽的决定吓坏了所有人,女儿再怎么金贵,一旦嫁了人,娘家便只敢和稀泥。但朱莎丽却铁了心,不离不罢休,那毛刚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这婚,竟真的离了。

后来朱莎丽对我说,不是赌这口气,而是这穷日子让她过得不甘心。朱莎丽从公主到屠宰场刀客再到家庭旅馆的免费服务员,这心理落差不是一天两天了。六十年代后期出生的朱莎丽,从小追随着琼瑶的脚步,她从来就没想到现实会残酷成这个样子,所以朱莎丽决定背水一战。

一个又一个男人

离婚后的朱莎丽,有许多人给她介绍对象。朱莎丽彼此仍然年轻漂亮,虽然她仍在屠宰场过着刀光剑影的生活,但婚配条件毫不手软,一个字:钱。朱莎丽说,有钱了我他妈的还在屠宰场宰猪玩么?

于是一大批工人教师会计落下马来。人们渐渐不再热心,背地里还甩一个白眼,大概不岔于朱莎丽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后来她终于带回一个上得了台面的男人。家里的亲戚被盛情邀请参观,那男人梳一个雄壮的大背头,身材肥胖,一笑便露出颗金牙,果然财大气粗的模样。朱丽莎挽着那男人的胳膊,春风满面。尔后把我拉进卧室宣布,辞了屠宰场的工作了。然后更是推心置腹地教育我,女人嘛,就是要看得开,望得远。不然自己吃哑巴亏。

窗外有阳光照进来,朱丽莎边说边在阳光里张开自己葱白的手指,指上一枚钻戒,金光锃亮的,晃得她眯了眼睛。

然而不久朱莎丽和那个大背头就出了状况。那天朱莎丽嗵地一声撞进门来,劈头对我就是一句,你有个同学在东街派出所当警察是不是?我不明所以点点头。朱莎丽的声音便带了哭腔,你叫你同学帮我把那个王八蛋抓起来!

大背头与朱莎丽是在露天舞场认识的,在这样的地方认识大款的机率比火星撞地球还小,可朱莎丽偏偏相信自己的运气。于是,回单位辞了工作,从猪们惜别的眼神中趾高气扬地走出屠宰场大门,以为可以直奔新生活了。谁知大背头很快露了原形,不仅没钱,没房,连送给自己的那枚钻戒都是五十元买来的假货。

我无法指使当警察的同学去为朱莎丽出气,毕竟她和大背头曾经也算两情相悦。朱莎丽很是萎靡了一段时间,我再次见到她时,发现她竟学会了抽烟,独坐在小屋里吞云吐雾,姿势又僵硬又难看。

我以为她从此会得点教训,将自己那点人生见解落到实处。但朱莎丽不久竟又活泼起来,每天下舞场,场场不落。她说,我不信我朱莎丽这辈子就碰不上好男人。我不敢发表意见,毕竟她所谓的“好男人”,标准与一般人不太一样。

她最终又遇到一个男人,不是在舞场,而是在去舞场的路上,她尖利的高跟鞋陷在马路中央的砖缝里,无论是拨还是扯,都无法脱身,朱莎丽在那一刻又羞又怒简直尴尬到无以复加。她没料到自己咬牙切齿的模样是那样娇憨以至于引起旁边一家咖啡厅老板的注意,那个男人跑过来帮助了她并请她喝了咖啡。朱莎丽牢牢记得那杯咖啡的价格是四十八元,所以她的心跳开始加速。

这一次朱莎丽真的陷入了恋爱。她的脸色无以伦比的红润,精神无以伦比的振奋,乐于参加一切家庭活动。可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见到她了,因为她见了我就把我抓进卧室,一一展示自己的衣服鞋帽,甚至文胸内裤,一件也不肯放过,并坚决透露它们不菲的价格,然后等我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不得不一次次对那些东西啧啧称羡,朱莎丽的某些欲望实在太强烈了,我不忍心让她失望。而且她总在我面前展示自己并推心置腹地大谈人生经验,也算对我比较看得起。

可是这段良缘只维持了不到半年,朱莎丽就被那男人彪悍的老婆堵在了小区门口。那时候朱莎丽已经搬出了家,与那男人单独过起了小日子。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那男人是有老婆的,朱莎丽面对那女人的自报家门,一张俏脸煞白但并没表现出多少吃惊,可知她并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于是朱莎丽被那女人和她带来的七八个壮汉围攻,朱莎丽纵有一身宰猪的好手艺,面对一个被背叛和欺骗的中年悍妇,她那点力气和尊严自然就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朱莎丽重新搬回了家,仍然常常躲在小屋里抽烟,皱着眉,支着腮,姿势难看。我说,你踏踏实实找个工作吧,总不能这样悬着。

朱莎丽冷笑,我上哪里找工作?又回去宰猪么?我无语,朱莎丽不再是从前那个朱莎丽,她越发瘦了,身体线条很硬,从后面看象个小老太婆。

去南方

朱莎丽不久后就走了,去了南方,据说是跟在舞厅认识的朋友去做建材生意,她扔给家人的一句话是:找有钱男人不如找钱本身。

于是我们很久都没有了朱莎丽的消息,偶尔听姑姑说,朱莎丽也打电话回来,说生意做得很顺,已经挣了差不多上百万了。可是姑姑和姑父,仍是靠着微薄的退休金过日子,并没有发了财的意思。出门在外的儿女,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所以姑姑和姑父的虚弱,便被大家看在了眼里,谁也不忍心多说什么。

朱莎丽重新与我有了联系是在2002年冬天,那时刚刚过完大年夜,朱莎丽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匆匆客套几句,便直截了当地提出借钱。我坐直了身体迎接挑战一般问她借多少,因为依照朱莎丽的手笔,我不知道她提出的数字我能否承受得起。朱莎丽说,一千吧,实在不行,五百也可以。

朱莎丽的口气带着急迫与小心翼翼,我来不及疑惑就答应了她。最后朱莎丽没忘了叮嘱我说,别告诉我爸妈。

我无法想象朱莎丽遇上了什么样的难处,否则已经“挣了上百万”的她不会牺牲尊严,找我借区区一千块钱。但我不敢问,她也没有倾诉的欲望,她从来就讨厌人家看出她的虚弱,包括小时候,我指出她裤子上有一个破洞也要被她发上半天脾气。

朱莎丽再次杳无音迅。我们谁都没有听到她的消息,逢年过节,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时,也并没有人不识趣地提起这位发了财的表姐。

一个不算最好的结局

我没有想到会在秦皇岛见到朱莎丽。那时已经是2005年的盛夏。我们一帮同事在南戴河游泳,我不敢下水,只敢在沙滩上捡捡贝壳。背后有个声音说,小姐买螃蟹么?新鲜的。我一转头就看到朱莎丽那张黑红的脸。真的是黑红,与常年在海上捕鱼的渔民没什么两样。我们面面相觑。

朱莎丽是到了南方才知道上当的。那个据说可以带她做建材生意的朋友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可朱莎丽的毛病是愿意相信任何人。那男人先给她描绘了一番美好前景,以至于她连建材的毛都没见着一根就牢牢相信百万财富已经尽在掌握。那个男人将她的钱全部骗光后,在大年夜钟声敲响的前一刻逃得不知去向。

朱莎丽终于安稳下来是在遇到一个叫贺江的男子之后。贺江是个长途货车司机,从秦皇岛拉货到海南,遇上了凄惶得一蹋糊涂的朱莎丽。那个时候朱莎丽已经三十五岁,没找到工作,没地方住,我寄给她的钱,只剩下了三十块。她又病又饿昏倒在贺江的货车旁,贺江要是没发现,那硕大无比的轮胎当场就能压扁她。

贺江送她去医院,给她打了一瓶点滴,朱莎丽醒来看到贺江买来的面包牛奶便嚎啕大哭。朱莎丽有力气走路了就跟着贺江来了秦皇岛,贺江是个单身男子,开着货车,并有一个专卖各种海产品的小店,供游客就地品尝或打包回家。朱莎丽一去就做了老板娘,她说她几乎什么都不想了就打算安安静静做她的老板娘。

我问朱莎丽,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打电话回家?

朱莎丽沉默,终于没有回答我。

朱莎丽兜兜转转了许多年,一个钱字顶在头上,却最终没有被成全。不过我看到她黑红的脸,和细细牵出眼角的皱纹,心里也明白她这几年是经过了怎样的挣扎。就算这不是她能得到的最好结局,但比起早些年的浮燥来说,是好得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