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苏水袖人来疯

 
 
 

日志

 
 

怀表  

2009-04-28 22:5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     表

她有一块怀表,17钻景泰蓝,表盘镀金,后盖一个大大的福字。按一下机簧,表盖“啪”的弹开,手掌一合,表盖便合拢,一切归于寂寞。

它的成色很好,实际上已经很老了。

表是他留下的,他年轻时最经典的动作,就是将怀表在空中划一个抛物线,然后扑地一声,乖乖落进西装口袋,整个动作洒脱透了。他是风流傥倜的人物,戴细边眼镜,抽雪茄烟,她曾是他的学生,后来顶着舆论压力嫁给了他。他们一前一后在学校的操场转圈,彼此隔着半米的距离,秋天的黄叶,踩在脚下发出沙沙的响声。那个年代的爱情,像存放了很久的樟木匣子,有淡然清苦的味道。

 然而他们后来离了婚,因为另一个女人的介入。她那时成了一个整洁却泛味的妇人,梳一丝不乱的髻,看电视喜欢调到没有声音,不知道张朝阳或者丁磊是谁。她慢慢地跟不上他的脚步,因为没法像那块怀表一样,一直准确无误地行走,却不被时间磨砺。

 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她们的家没有任何饰物,比如一张钩织垫,一瓶鲜花或干花,所有家具都裸露着,露出最粗糙的质地。她就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努力弄出些响动。女儿已长成一个鲜艳的少女,有了自己的生活,甚至还有了爱情,对于母亲的寂寞,她也渐渐忽略或者遗忘,只在母亲节时买上一管颜色稳重的口红,附上一束康乃馨,在节日里当一当体贴的女儿。

直到他病重,那个横刀夺爱的女人打来电话。不得不承认,他在爱情路上从来满载而归,她年轻时多么骄傲,而他只用一个空中抛表的动作就虏掠了她的全部。婚姻的寡淡只是初露端倪,便斜刺里冲出另一个鲜亮女子,这时他已不再年轻,那个女人却心甘情愿地捡拾了他的下半生。时间无情,似乎只针对女人而言。

那个女人已不是当年那个高扬爱情旗帜,要死要活的挑战者,俩人相见,甚至互相浅淡一笑。两个女人,分别占据了他的两段人生,见面时,却并没有一丝宿怨痕迹。时间真的过得太久了,久得让人失去了怨恨的力气。

他将那只景泰蓝怀表留给了她,他的手很老了,青筋暴突,没有了力量,却固执地抓起那只表,塞进她手里,然后才咽了气。她扑上去痛哭,哭得声嘶力竭,没有仪态,她是那种平淡的女子,她的悲伤,不需要雕琢。

打开表盖时,她才发现表已经不走了。这只怀表跟了他一辈子,见证了他所有的激情岁月。她把表拿去修理店,师傅一看就说,太老啦,不过一般的机械表都是106个零件,动个小手术就好了。

师傅打开表,拆了零件,放在120号汽油中。再以细软的纸吸干,装配,上油。然后怀表复活了,金属簧轻响着,嘀嗒嘀嗒,像跳韵律操。

此时的她已经老得常常忘事。但这块怀表却带着他的体温,几乎贯穿了她的一生。她不用看,不用摩挲,也能轻易想起它的样子。就像她常常在心里反复咀嚼的,那些关于他的记忆。也许还有恨,但是人生好短,她很早就决定忘记那些不美好的部份。

就像这块怀表,无论经历多少变迁,仍然波澜不惊地行进,不会为失去或得到而停留。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