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苏水袖人来疯

 
 
 

日志

 
 

辣椒酱痔疮膏  

2009-08-29 21:3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长春回来了,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所以我决定对博客做一个华丽的更新,把这一路上的吃喝玩乐都更进去。。。。。。。。然后,我就发现其实不知道自己想说啥,我想说一个“好”字,可是一定有人跳出来说我装13,因为白吃白喝了人家,所以要分外谄媚。

事实上不是的,事实上我真的觉得好。

天气,去了东北才知道,成都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是说气候,我这辈子第一次去那么北的城市,所以对东北的太阳分外的好奇,怎么就没有一点穿透力,晒在身上暧暧的,晒不到太阳的背阴处,则凉幽幽的,就像个火候分外老道的情妇,永远知道你最需要抚慰的地方在哪里。。。。。。。。。打住,你看,一开口就往下流里奔,对不住大家了。

这样的阳光要是出现在成都,那是全城要倾巢而出去朝圣的。我生长在这样一个饥渴的城市,难怪人也长得十分饥渴。

然后是吃。去之前,我以为自己必然吃不惯那么北的地方的菜,作为一个成都人,对饮食有着天生的骄傲和自信,然后我才发现,我这人的味觉十分的灿烂,我就是爱上了那些大盘子大碗,就是爱上了那些浓墨重彩的肉。所以我对流离说,我觉得我上辈子是东北人。流离鄙视之,说,东北人要是长成你这种海拔,丫就只能去死。

再说说长白山的天池,据说只有运气超级好的人才能看到,据说江爷爷四度造访都未能看到,然而那天我们看到了,由于我有恐高症,不敢近前去看,只能扒着石头缝,很委琐地向它瞄了一眼,然后看到一个池子,嗯,就这样。倒是长白山的风让我印象深刻,丫像只猫,抓挠在你身上,疼得让你想哭。

算了,我这人天生没有亲近大自然的细胞,我还是更喜欢城市。不论是成都还是长春,只要有人,有车,有高楼,有美食,有逛街的地方,我就喜欢。回来的路上,我们宿在一个朝鲜族民族村,那里惊人的干净,据说干净得有人进去参观得付钱。我和流离被分配到一个朝鲜族老乡的家里,进屋就脱鞋,进屋就是大炕,炕头就是灶。我们很嗨皮地拍照,聊天,然后凌晨一点后才睡着。清晨五点,阿妈尼在外面叫门,要求进来,我们以为她进来拿什么东西,很快就出去,于是流离去开了门,回来重新在被子里躺好,没想到勤劳的阿妈尼进来了就没有出去的意思,就蹲在距离我们睡觉的炕不足三十厘米的地方,很嗨皮地做早饭!!!耳朵里听着阿妈尼当当地炒菜,唰唰地切菜,哗哗地洗菜(顺序反了么?证明当时我们已经疯了),我和流离穿着睡衣躺在被窝里,觉得自己像个SB。

直到我们忍无可忍再也躺不住,在被窝里穿好衣服,洗好脸,拖着行李走人时,阿妈尼也没有出去这个房间半步,然后我们前脚走,阿妈尼一家子就拥进屋子里,就在我们刚才睡觉的地方,很幸福地摆上一桌早餐开吃。。。。。。。我们以为是阿妈尼打扰了我们的睡眠,事实上是我们打扰了阿妈尼一家人的早饭!

然后,我就不知道写什么了。因为然后就是离别了,走的时候流离送我们,很虚假地抹眼睛,我看得很想狂笑。因为我知道其实丫很想回去相亲,巴不得我们早点滚蛋。只是过安检的时候我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流离给我买的据说很昂贵的辣椒酱,被他妈的安检给扣了,硬说这不能带上飞机,可是辣白菜和碗装果冻却可以。。。。。。。。。。我只好据此推断这位安检大哥打算把那瓶辣椒酱带回家当痔疮膏用。

我的游记写完了,如果让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打分的话,估计她撑死能给我二十分,谢谢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10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