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苏水袖人来疯

 
 
 

日志

 
 

我和我亲爱的爸  

2010-01-29 21:5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爸的理想是当一名政客,或者,至少当一名有参与感的看客。然而,他所理解的政客,是可以在立法委拍桌子打架的那种,中南海那九位爷爷他觉得不够有气势,只有台巴们才特别的豪迈,特别的闲得蛋疼,因而活得特别的有滋味。

在他的认知里,政治就是应该玩得这么充满乐趣,一言不合就撸起袖子干一架,你骂我娘,我就骂你娘的娘,江湖人生,热血沸腾。

因而他生错了时代,更生错了朝代,他应该早出生十年,然后作为一名国民党小兵,扛了枪跟着蒋委员长坐灰机灰过海峡去。然后,现在的我就是一名被历史捉弄的台属了,莫拉克台风一登陆,我这边的小心肝就应该嗒嗒地跳,血浓于水,肯定比现在领悟得更加深刻。

可惜我和我亲爱的爸,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我们的祖籍是四川省成都市,也必将一辈子生活在四川省成都市,最远的亲戚是双流县的二姨婆,SO,我亲爱的爸,你就消停吧,不要再看《海峡两岸》了,你不知道每天中午一点之前的黄金睡眠时间,对我是多么的重要,你的女儿日渐衰老,她需要美容觉!而你还偏偏重听,电视机喜欢开到最大音量,我对台湾同胞没有意见,我对你的电视机巨大音量有意见!

所以,恨屋及乌,我的理想是有朝一日不用在饭桌上听我亲爱的爸评论那些台巴,我觉得我需要一个没有压力的进食环境,耳朵里不要时时听到“马英九”,“谢长廷”,“金普聪”。我想对着中央四台大喝一声:老娘要看《铁道游击队》!

 

我亲爱的爸喜欢旅游,他所理解的旅游,应该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便宜。二,便宜。三,便宜。

于是,他永远不会下决心去报一个真正的旅行团,因为,在他的认知里,那些旅行社的心肝都是黑的(不过,我认为他这认知完全木有错)。他要不走寻常路,在旅游的事业中,他主张自力更生。

于是,几经考证,他发现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民间旅行团体:进香团。何谓进香团,就是有信仰的大爷大妈们,每每初一十五,携了干粮和白开水(奢侈一点的是鲜橙多),徒步,或者租中巴甚至大巴,去川内各大寺庙烧香,拜佛,许愿,还愿。

我亲爱的爸,惭愧地说,他木有任何信仰,尽管作为一名老愤青,他对现实有诸多的不满,可是他的精神永远跟随毛主席,是一名坚贞的无神论者。于是,在省钱和世界观的博弈中,我亲爱的爸坚定地选择了前者。他加入了进香团大军,夹杂在一群虔诚的匍匐者里,喜笑颜开地向各大景区进军。

然而,我亲爱的爸木有料到,进香是需要付出成本的。除开要交车费和伙食费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各大寺庙都翘首企盼的项目,捐功德。

我亲爱的爸在众目睽睽之下,捐了两次后,第三次便坚决不肯再捐。于是,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我亲爱的爸坚定地跟随进香团四处奔波,领略遍了山山水水,该交的车费伙食费一分不少,可是临到捐功德时,我亲爱的爸面不改色,淡定地走开,给善男信女们腾出了一个磕头的地方。

对此,我亲爱的爸说,菩萨不会用人民币,会用人民币的只有和尚。与其我的钱让和尚去找小姐,去生儿子,不如我自己留着钱找小姐和生儿子。

关于找小姐和生儿子,是老男人永恒的话题,不管他是大学教授还是三轮车师傅。所以我亲爱的爸,谈到这个话题时理直气壮。

 

我亲爱的爸有一项本事被我不容置疑地继承,那就是爱钱。

我亲爱的流离同学,就我对金钱的狂热依恋已经略有领教,并深深拜服,可事实上,她之所以将我视为洪水猛兽,是因为,她不认识我爸!

我亲爱的爸,几十年如一日地算计别人和自己,每每得手,便精神振奋,食欲大开;如不得,便愁眉苦脸,愤恨终日。

为此,我每每会反算计之。有一次,不知怎么就谈到了酒,我爸愤怒地说,你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瓶上档次的酒。

我不知道他所谓的上档次是什么档次,我只知道,我给他买过剑南春和茅台,还有黄金酒,嗯,这是手头宽裕的时候。如果手紧,便会将剑南春换成剑南醇,茅台换成茅台春,有时候甚至是小角楼。就这么换来换去,送酒的档次毫无规律可循,我爸这个老酒客终于糊涂了,而他有个毛病是,兴之所至便会挑两盒酒来送人,比如我小姨父。

所以这一天,当我爸无端指责我没有给他买过好酒时,我正色道,上次我给你买的两瓶茅台,你不喝,偏要送小姨父。

我话还没说话,我爸已经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他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说,就是前年啊,我可是亲眼看见你把我买的茅台酒连袋子都拎给小姨父了,当时不好阻拦你。

而还原事实的真相应该是,那两瓶酒其实是茅台春(大约是这个名字,反正比茅台多一个字,不贵,和茅台差着十万八千里的档次),而我送的那两瓶茅台,他已经喝掉了。

我这么一混淆,我亲爱的爸心疼坏了。此后一周的时间,他都在琢磨着如何体面地对小姨父提出,把那两瓶误送出去的好酒还回来。

后来想一想,这是前年的事,再好的酒小姨父肯定也喝掉了,所以终于没好意思开口,郁闷至今。呃,小姨父,我对不起YOU。看在我长年累月需要花十二万分力气对付我亲爱的爸的份上,YOU就原谅我吧!


我和我亲爱的爸 - 紫苏水袖 - 紫苏水袖人来疯



 

 

 

 

  评论这张
 
阅读(324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