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苏水袖人来疯

 
 
 

日志

 
 

疯狂的卡罗拉  

2010-07-29 01:3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惠遇到的这枚相亲对象三十有五,平头,休闲装,软底皮鞋,白白净净,斯文有礼,是一个业务经理,开一辆卡罗拉,给人的印象是,诚实,上进,热情。

    阿惠两眼放光。漫漫相亲路,总是频遇极品,不是没文化,就是见识低,要不就是抠门技术精益求精。二十八岁的阿惠,一度怀疑自己生活在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对人生陡生绝望。

    而卡罗拉先生却如此的妥贴,并且恰好看上了阿惠,阿惠觉得,自己的春天来到了。

    第一次见面,卡罗拉有事要办,于是相亲时间限定在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阿惠已经感觉到卡罗拉浓浓的热情,因为他情不自禁地数次摸了阿惠的手。不是那种猥琐的摸法,而是十分坦荡地,纯洁地,坚决地摸,边摸边热烈地看着阿惠的眼睛。

    迎着卡罗拉纯白无辜的脸,二十八岁的恨嫁女人阿惠,居然就没有了被冒犯的感觉。

    殊不知,这种出于礼貌和善意的迁就,就此种下了祸根。

    送阿惠到她家楼下时,卡罗拉坚决要求上楼去坐坐。阿惠提醒他,你不是还有事要办吗?

    此时是下午四点,卡罗拉要去银行转帐,再晚一会儿银行就下班了。可是卡罗拉说,我舍不得离开你,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当他斯文体面地讲出如此滚烫的语言时,其对剩女的杀伤力,请大家自行想象。

然而我们的阿惠,她顶住了。常识告诉她,把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带回家是危险且愚蠢的。于是卡罗拉依依不舍地走了。

    上了楼,阿惠打算先睡一觉,谁知只过了十分钟,却接到卡罗拉的电话,说,我在楼下。

    卡罗拉说,我事情办完了,马上来找你。

    卡罗拉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脑子慢一点的女人,也许不由自主就会蹦出一个“好”字。

    而精明的阿惠,再次经受住了考验,她清楚明白地告诉卡罗拉,请他在楼下稍等,她马上下来,一起吃晚饭。

    卡罗拉大约没想到会被拒绝,受到打击之下,声调低了三度,却坚持要上楼来。

    几番拉锯后,阿惠终于咬牙发彪,说,你走吧,我不下来了。

    这才取得了胜利,获得一顿晚餐。

    这天卡罗拉把阿惠带去一个装修颇有情调的中餐馆,放着卡座不坐,偏选包间,因为这里更幽静,更适合促膝谈心。

    事实上促膝是肯定的,谈的却不是心,而是肢体语言。

    整顿晚餐,阿惠疲于应付,因为卡罗拉除了持续享受已经获得许可的权利——摸手之外,还自行开发了许多别的权利。

    比如,他的手会一直一直往阿惠头发上摸,总是从头顶出发,然后顺着发丝摸到耳廓和脖颈,再在肩膀上停留片刻,呆得没有意思,便像只鸟一样扑下来,落在阿惠的锁骨上,差一点,就要明目张胆地直奔她的75D而去。真怀疑这位先生不是一个生意人而是一位外科医生,因为他对人体构造分明比对桌上的菜肴更感兴趣。

    阿惠左挡右挡,尽管卡罗拉动作不敢太大,可阿惠相信,如果她巍然不动的话,卡罗拉下一个动作就是像条公狗一样扑过来了。

    而事实上,谁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不是一条真正的公狗。大约此刻,这个男人满脑子都在想着交配。

    当卡罗拉的动作越来越大,整个身体几乎倾在阿惠身上时,阿惠终于决定扔了筷子逃跑。可是卡罗拉拦住了她,还是用那种纯洁无辜的表情和声音说,怎么了?生气了?

    阿惠几乎飙出国骂,可是眼下处于这单独的空间,服务员上完菜就死都叫不过来,审时度势,还是怕自己吃亏。于是说,我身体不舒服,想先回家休息。

    卡罗拉的眼睛这时放了光,他说,我送你回家!

    用膝盖思考,也知道卡罗拉打着什么主意,于是阿惠坚决不肯上他的车,几乎是狂奔出中餐馆,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后面嗷嗷追着一个热血沸腾的男人。

    以为劫难就此结束了,惊魂未定的阿惠回到家,刚洗完澡躺在床上,电话就响了,卡罗拉在电话里用词深刻表达清晰情绪饱满地指责了阿惠,大意就是阿惠有多么不知大体不懂人情不识抬举,阿惠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卡罗拉已经发泄完毕,骄傲地挂了电话。

    凌晨一点半,卡罗拉再次打来,用词深刻表达清晰情绪饱满地向阿惠道歉,请求阿惠原谅他的一时冲动,说希望明天能和阿惠一起共进午餐。阿惠没等他说完,挂了电话。

   凌晨三点,卡罗拉的电话又来了,用词深刻表达清晰情绪饱满地向阿惠诉说思念之情,希望阿惠能马上起床穿衣下楼,找个地方陪他坐一坐。阿惠对着话筒呆立半晌,国骂终于冲口而出。

   凌晨四点,卡罗拉发来短信,我在你楼下,今天非要见到你不可。

   凌晨五点,短信:你不下来我就不走。

   凌晨六点,短信: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我在楼下,我在楼下,我在楼下。

   清晨九点,阿惠开机,一共收到短信五十三条,前四十条仍然是:我在楼下。后十二条是:你不来,我不走。

   最后一条只有一个字:操!

 

(请支持我的新书:http://www.rongshuxia.com/book/515381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5427)| 评论(2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